博客网 >

清新醇香的米茶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参加侄女逸凡的十岁生日庆典,在荆门宾馆,那里曾经是她父母举行婚礼的地方,如今,我们又将在那里见证她人生的一个新的起点。来到荆门,一切都没有变化,商场、门面、街道,和几年前没有什么太大不同,所以,走在街道上,熟悉得让我忍不住怀旧,忍不住感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喜欢荆门,喜欢这里开阔的视野,喜欢这里淋漓的绿化,喜欢这里的人们说话时“慢慢走”那亲切的音 调。第一次来荆门是2002年,参加省优质课竞赛活动,在龙泉中学和荆门一中。那是十一月份,和小天堂、水晶苹果一起感受荆门人特有的温婉。还记得,那一次,是天空开着车把我们接回荆州,途中开到后港去看了金娇和明峰。我之喜欢荆门,更多的是因为这里留下的难忘的记忆。我已经无法记清是在哪一条商业街上,我们恣情地逛街,小天堂拖着他疲累的双脚无奈地站在街中心问我们:“你们还要看什么?”那表情里的无奈却依然清晰。我也无法记清是哪一阵风把我和水晶苹果吹得直打冷颤,但我们依然记得这里的哥的淳朴热情。如今,我又能来到荆门,小天堂、水晶苹果已不在身边,天空更不可能开着车带我们在荆门的市区兜风了,所以啊,每一棵树啊,每一声荆门的独特韵调,只有我独自回味了!

         尽管来过几次荆门,却从不知道荆门有什么特产。今天酒席过后,姨爹喊道:“那儿有米茶,去盛一碗喝。”“米茶?什么是米茶?米做的茶?难不成是米酒吗?”我往姨爹指的方向看过去,早看到有人端着像稀饭的米茶过来了。老彭也给我盛了一碗,我用勺子挑了挑,其稠度不高,正像茶;色彩浅褐,似极淡极淡的咖啡色;米里似乎爆炒过,裂开且有整齐的韵味。我轻轻喝了一口,好像是炒的饭冲的茶,但又比那酽,味道有中略带糊味的醇香。很清凉!我们这一桌都是荆州人,没吃过这东东,于是盛了一碗又一碗,喝着解渴,又可当稀饭充饥,挺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姨爹,这米茶是怎么做的?”我忍不住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把米放在锅里炒到焦黄的时候,再用水一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米需要用水洗或事先用水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用,就这样炒。喜欢吃味重的,就把米多炒会,快糊了就用水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,把米茶拿到荆州去卖,会不会有市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荆州人吃不惯,还以为你是用剩饭在打发人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时候,满桌的人都陶醉在米茶的清香里,真是一方土养一方人,来荆门几次了,才知道米茶是它的特产。姨爹像念口诀似的念了几句荆门特产,可惜,我听不大懂纯粹的荆门话,记不下来,桌上人多,也不方便问得太详细。不过,这次荆门之行,收获可是不小。以后,米茶就成了我记忆中的一道让人魂牵梦萦的独特的茶了!

 
博客网版权所有
<< 即使寥落,也该执着 / 人生相逢之恰与巧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zhanganqun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