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 
 

与一位逐渐痴呆的老人相处的日子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天,大嫂以急促而哽咽的声音打来电话的时候,我们家里就笼罩上了阴霾。母亲病危了,是因为脑溢血。如果能够救过来,也会是老年痴呆。那时,我还在小镇,一级公路还没有修,回一趟得一个多小时,在车上,我一路泪水,老彭只是坐在旁边给我递纸巾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等我赶到荆州医院的时候,所有的兄嫂都已等在手术室外,他们的眼睛一个个都红红的,我又忍不住掉泪。我们担心母亲醒不过来,等在外面,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好,母亲终于救过来了,但昏睡不醒,还时不时说胡话,能不能醒过来,要多长时间醒过来,就看她的造化了。医生说,情况好一两个月会醒,情况不好,也许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哥迅速做好了安排,我们四兄妹轮班照顾母亲。我虽然住得远,但因为是唯一的女儿,照顾母亲更方便,于是,成了主力。大嫂有洁癖,不适合照顾病人。三嫂独自在家带孩子,而侄子还只有两岁,她当然不可能来医院。大哥年纪大了,身体差,不能熬夜。其实,照顾母亲全落在了我和二哥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一段岁月,不堪回首。我每天白天上班,下午五点乘车赶回荆州,守夜,然后早晨六点离开医院,赶回小镇上班。在医院的日子里,正好是冬天,虽然开着空调,但守夜却还是显冷。每两小时要给母亲翻一次身,要时不时用棉签蘸水擦她干裂的嘴唇,如果大便了要及时清洗并更换衣服。还要时不时给她按摩,以免肌肉萎缩。母亲虽然形同植物人,但还会突然半夜坐起,说一些听不懂的胡话,然后又躺下去;甚至有时会拉掉针头。所以,照顾母亲,是一段艰难的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路途奔波,我基本没时间改作业或备课,每次赶到医院,都背了一大堆试卷、作文来批改,或者背了书来备课。趁母亲安静的时候我就抽空做点事,常常是半夜时要睡不过,实在撑不下去,在那里硬熬。第二天回到学校上课,觉得头晕脑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多月过去了,母亲终于醒了。我们喜极而泣,觉得皇天不负有心人。可是,不久,我们就发现,醒来的母亲,比昏迷的植物人更麻烦。因为,她的神经被压迫了,她成了老年痴呆,记忆混乱,生活不能自理。她的四肢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健康,走起路来我们谁都赶不上,但她的大脑却成了一片混乱。头几年,父亲还能照顾她。我想,那几年父亲面对着一个无法沟通的人,照顾她的起居饮食,该是多么艰难的日子。也许是过于操劳,父亲先母亲走了,母亲,突然成了我们生活里不知如何对待的难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个兄妹都是工薪族,而且都是中规中矩的职业,作息时间都规矩得不得了,不可能有时间照顾母亲。怎么办?请了保姆 ,没一个保姆能和她相处,她的脾气很大,稍不如意就和保姆吵,没人能忍受她。尽管出高价,但保姆不是自动请辞,就是拿了母亲的东西不辞而别了。看着母亲,我们四兄妹你看我,我看你,都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送福利院吧。于是,进去了,但不久福利院打来电话,说母亲不服别人把她关在屋子里,跳窗户,摔伤了。我们立马赶到,送去医院,还好,没伤筋骨,但是摔成了癫痫。她每天坐在床上,不断地翻弄床上的床单和垫絮,直至把它们卷成一团,整天躲在床角落里,怕见人,而重复地做着这样的动作,以致无论把床铺得多好,都会被她弄得一团糟。而且,母亲的记忆越来越混乱了,因为癫痫,她用不好筷子,夹不好菜,只好我们喂她吃饭。但偶尔一起吃饭的时候,母亲会清醒起来,还能跟我们说说笑话。但这样的时候极少。看着母亲的样子,我们不知道她的颤抖的双手会抖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 两个月后,母亲的癫痫终于好了,手再也不抖了,但福利院是去不了了,只能呆在医院里。还好,二哥二嫂都是医生,算是还能有个去处。但是,不能总把母亲丢给他们。于是,我和老彭商量,把母亲接过来,尽管我们很忙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母亲来后,我才真正体会到和一个痴呆老人相处的日子有多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母亲不会洗口洗脸,每天早晨我要给她洗口洗脸,教也教不会。有时候,我有时间,会告诉她怎么用毛巾洗脸,但她茫然地看着我,拿过我手里的毛巾,就干擦。我没有办法,只好拿过毛巾,打湿水,给她再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最大的问题 ,是母亲上厕所的问题。她不会上厕所。第一,她不知道厕所在哪里;第二,她不知道怎么上厕所;第三,她不会冲水甚至擦拭。我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。那时我住的虽然是平房,但卫生间还是有的,但她不能自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在小镇的时候,带两个班语文,课较多。教室离住宿区有几分钟路程,我每天一下课,就百米冲刺跑回家,安排母亲上厕所。我每节课都这样跑来跑去,常常跑得气喘吁吁,但尽管这样,有时候赶回去的时候,母亲还是尿了裤子或者有更难以处理的问题。我推开门的时候,她躲在房里,看着我,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,我看着母亲的神情,只有万般的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,这还不是最难堪的。我家门口有学生公共厕所,母亲常常无意识地走进男生厕所,让那些男生哗然。邻居告诉我的时候,我真不知道怎么处理,唯有眼泪。曾经那样要强的女人,要面子,要尊严,争强好胜,什么都要做得最好的女强人,如今竟然落魄成了这个样子,身为女儿,我怎么不痛心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因为记忆时好时坏,母亲常常找不到我的家。这时候,她就会坐在我同事的家门口的台阶上,同事告诉她:“您女儿在隔壁。”她不理,说:“这就是我女儿家。”弄得邻居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告诉门房,千万不能放我母亲出去,不然,我就闯大祸了。可是,母亲的不清醒并没有改变她的倔强。那天,母亲来到门房,要出校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您姑娘交代过了,不准您出校门。”门房的师傅连忙阻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啦?你们还想软禁我?”母亲态度强硬了起来,要打人家,于是,无奈,别人只有放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门房找到我的时候,我正在上课,心里咯噔一下,立马联系老彭出去找,这要是把她老人家给弄丢了,我就成了张家的罪人了!还好,小镇不大,一出校门有个三岔路口,白发苍苍、身形佝偻的母亲正站在三岔路口,往这边望望,往那边望望,不知何去何从。看到她茫然无措的样子,我心里又疼又气。我奇怪,痴呆的母亲从哪学会了“软禁”这个词。但是,跟母亲发火是没有意义的。因为,她也不明白,她在找什么。从她断断续续的语言里,我们猜想,她找的是她年轻时呆过的老家,也就是江南弥市。她对这个地方念念不忘,口里一直喃喃念叨“南边”,因为我们都习惯把我们的家乡弥市称作“南边”。我猜想,母亲年轻的时候一定在“南边”度过了一段最辉煌的日子,最惬意的日子,不然,不会在她失忆的时候,还残留着这些零碎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每天喊母亲吃饭,母亲都会拍拍鼓鼓的肚子,说:“不是刚吃过了吗?”母亲完全不知道饱饿,但是,你只要喊她吃,她依然能吃几大碗。那一段时间 ,母亲定然是在冥冥中感觉到了自己时日已经不多了,她一改清醒时候只吃素菜的习惯,转吃肉食。这很反常。清醒的时候,母亲很节约,很俭省,很心疼我们,总是把荤菜留给我们,自己只吃素菜甚至是咸菜。而如今,不知是什么力量在暗示她,她大口大口地吃鱼、排骨,一口接一口,就像今天吃了,明天就没有了一样。我想,这是不是就是一种天生的预感,知道自己时日已经不多,要趁这仅有的岁月,来补偿自己未曾享受的美食?但是,医生交代,母亲这种情况是不适合多吃油腻荤腥的,于是,往往在她吃到四五块排骨后,我会用筷子挡住,怕她吃了出问题。但是,她以恐惧的眼光看着我说:“你好狠!”那眼光里有怨恨,我感到不寒而栗。我左右为难,既怕母亲因吃了太多荤腥而加重病情,又怕母亲在临走的岁月里留下阴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母亲常常吓我们,但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。她常常会盯着一处没人的地方,说:“啊,你们来了 ,你们是来接我的吧?”听得我们毛骨悚然,我转过头去,什么都没看见,但母亲却和“他们”谈得饶有兴趣。我也常常由此想到,很多老人在临死前都会说些有征兆的话,而且把自己收拾得好好的,可能是真的曾经有人来“接”过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晚上,母亲不会洗澡,我每天要给她洗澡。每逢这个时候,母亲都会胡言乱语。她说:“你是我妈吧,还是我姐姐,你怎么对我这么好?”我哭笑不得,我说:“妈,我没那么老吧?还可以当您的妈?我是您唯一的姑娘啊!”母亲恍然大悟似的说:“哦,你是我的姑娘啊?我还有这么好的姑娘啊?”过了一会,母亲又开始胡言乱语,说:“姐姐……”我没有办法,只好不理她,她老早就不认识我了,还常常问我:“我的女儿在哪里?”我说:“我就是您的女儿啊。”她盯着我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母亲的记忆每况愈下,后来渐渐连话都不说了,只是把双手笼在袖子里,呆呆地坐。她分不清白天和黑夜了,常常白天昏昏地睡,晚上却蹒跚着到处走。生活对她来说完全没有意义了,她成了一个能走路的植物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分不清春夏秋冬,夏天,她常常会把棉被给我盖得严严实实,要么晚上我热醒了,要么,早上我汗流浃背地醒来。但是,她虽然糊涂了,疼爱我的本能还是在的,还知道晚上给我加被子。冬天的时候,她总是习惯性地把我的脚抱在怀里,还说着那句我从小听到大的话:“这孩子,脚像铁块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母亲最终在雪灾那一年离开了我们,这位好强的女子以痴呆的状态和这个世界告别了。走的时候,因为痴呆,所以很安详。

 
博客网版权所有
<< 幸福闸的闸米积台的米宛市的市新江... / 故乡今夜思千里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zhanganqun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