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有一些符号,能触动一个地方的人内心最柔软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 幸福闸的闸

          我的家就在幸福闸下那弯弯曲曲的小路旁。我喜欢这个闸的名字,尽管它已经破败残损。闸下有码头,上上下下的,是各村各落的人,而我们总是闸旁最无忧无虑的乡下孩子,没有行色匆匆的忧虑,在这里捡石子,看长江,等轮船。我奇怪,是谁,如此浪漫,给这个闸取了这样一个浪漫而令人憧憬的名字。以至几十年了,人家问我:“你是哪里的?”我会笑笑说:“我是幸福闸的。”

          我和家人闹意见的时候,喜欢赌气,喜欢闹个小小的出走。于是,我会沿着那弯弯曲曲的小路,跑啊,跑啊,一直跑上江堤,再沿着弯弯曲曲的江堤来到闸边,妄想着坐上船,远离这个让我气恼的家。往往是闸旁玩到天黑,然后不得不在星星的陪伴下又原路返回。

           多年后,经过闸旁,抚摸着那颓圮的闸,还能感受到岁月留在它身上的温度,这里面有我的眼泪,有我的负气,还有我的依赖。

          宛市的市

          过年的时候,办年货,最近的是宛市。家里人会挑上担子,带着我们几个孩子,沿着堤,蜿蜒而去 ,走啊走,就到了宛市。其实,宛市的集市并不大,东西也不多。可在我的童年,它就是给了我向往的闹市,一年里难得去几回的街市。东家的吆喝,西家的笑脸,早已在我的记忆中淡去,但我依然记得,几个孩子蹦蹦跳跳地围在大人的胆子旁,在那百折千回的堤坝上跑向闹市的欢快与惬意。

         米积台的米

         家里要打米的时候,会让我和堂姐去米积台。骑着自行车,不远,但是于我这个笨手笨脚的人来说,一路却并不简单。“米积台”,这个名字很有意思,似乎生来这里就是堆满了米的,至少我童年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       新江口的江

         常常跟着大人在新江口等船。觉得那里的江好宽。我始终记得等待的痛苦,望着船在江的那一岸打了转,却等得我们孩子心急火燎。当然,一旦坐上船,我会仔细看船怎么掉头,怎么转身,怎么驶向岸的那一边。会看江水怎么发起波浪,会看船上的人怎么驻足凝望。记忆虽然久远,但有些镜头,却永远烙在心间。

博客网版权所有
<< 让人郁闷的日子 / 与一位逐渐痴呆的老人相处的日子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zhanganqun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